不知却

蓝鸟 十

记录一下,我超级爱的太太~~叶蓝文都超好看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克劳德·赵:


叶修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,在此期间,蓝河什么也没说,乖乖去蓝雨练习,编曲,心无旁骛之下,工作居然很顺利。新歌编曲完毕,谱子都分了下去,正在练习的两首歌也都差不多可以进录音室,梁易春终于放下了整天绷着的脸,宣布给忙碌了几天的兄弟们放一天假。


“明天是蓝桥的生日,咱们浪一天!”韩如夜鬼嚎着。


“只能白天浪啊!”毕言飞笑:“晚上他可有事,不能拖着不让走。”


“没事。”蓝河笑:“你们最大。”


“少来。”毕言飞推他:“叶神不给你过生日?早约好五星酒店豪华总统房了吧?”


“滚你的。”


今晚大家各有各忙,便直接在练习室解散了。蓝河收到司机的短信,说路上堵车要晚到半小时,便坐下刷微博。


娱乐头条:“叶修大神携双美路演,左拥右抱羡煞旁人”。


蓝河看着衣着光鲜,在镜头前笑得灿烂的男人,没趣地放下手机。这种消息他看得多了,狗仔娱记添油加醋,他自己刚小红时也被这么炒过。叶修身边的美女,来来回回地不停换,苏沐橙,唐柔,老板陈果,时尚女王楚云秀,雷霆公司的小花戴妍琦也凑过热闹,眼下这两个是一对双胞胎,笑得很娇媚,也不知是他新片的配角,还是投资商临时拉来的嫩模。


 


等蓝河收拾东西下楼时,却又在电梯里遇到了杨岸柳。


低头不见抬头见,蓝河不想和他闹僵,点了点头:“好巧。”


“不巧,我正在找你。”杨岸柳歪头一笑:“有东西给你看。”


“抱歉我没时间……”蓝河拒绝,却被他硬是拖出电梯:“就在蓝雨大楼里,怕什么,还怕我吃了你?”


 


应急楼梯间,杨岸柳四处打量一番,把消防门关上。蓝河不耐烦地说: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


“蓝桥,我一直想不明白。”杨岸柳皱着眉:“我的条件应该算不错,至少不比你差,你们怎么就看我不顺眼呢?如果我加入蓝溪阁,能带来不少粉,咱们合作出张新单曲,说不定这乐队就起死回生了。实际我没想取代你的位置,只要你给我一席之地……”


“你就是想说这个?”蓝河厌倦之极:“我不是队长,也不是经纪人,更不是经理,组合里添人、减人的决定权都不在我这里,你跟我说干什么?”


“你有那么大的靠山,把徐景熙都吓住了,我不找你找谁。”杨岸柳一笑:“我真的就是想抓住这个机会,这世道单打独斗太难,不是谁都跟黄少天一样……”


“我走了。”蓝河伸手想推门,杨岸柳向后一靠,抵住了门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
他把手机塞到了蓝河面前。蓝河烦躁地瞥了一眼,突然愣住。


“怎么样,这张照片不错吧。”杨岸柳笑:“你说我要是卖给小报的狗仔,得值不少钱吧?”


“你……你要多少?”蓝河咬牙。


“NONONO,在你这里,这照片就不是能以钱计量的了。”杨岸柳摇头:“我只要你一句话。明天是周日,我要你周一开会的时候,主动跟梁易春和徐景熙说,你欢迎我加入蓝溪阁。一句话的事儿,多简单啊。”


“你……你这卑鄙小人……”


“你又高尚到哪儿去?”杨岸柳冷笑:“被人包养的可怜虫,没资格说我。”


“……”蓝河咬着牙,眼睛里几乎要瞪出血来。


“我不知道你怎么攀上他的,不过你也真够笨,有这么粗的大腿,至今还没红起来,叶修也只养着你玩玩吧?早点离开那老男人吧,趁着还年轻……唔!”


蓝河一拳砸在了杨岸柳的肚子上,把他揍得弯下了腰:“你,你敢……”


“你该感谢我没打你的脸。”蓝河的手微微颤抖。


杨岸柳抽了抽嘴角。他按着肚子缓缓起身,咬牙切齿:“后天,后天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,我就让人发照片上微博,让人看看他们心目中的神私下里是什么德行。别想着告诉叶修来搞我,照片在别人手里,我倒霉了,微博立刻就会发出去。蓝桥春雪,祝你明天生日快乐。”


 


晚上,蓝河靠在床头,摆弄着手机,已经打开了叶修的微信窗口,却不知发些什么。


八天了,叶修倒是比之前强些,每天都发微信,昨天还发了张照片,是投资商招待他的一款甜点,据说奶油里还放了食用金箔。叶修发了照片之后,还有嘚瑟的三个字:想吃不?


蓝河当时回了个口水的表情回去,却气得鼓鼓:他喜欢甜点,但新歌的MV要露腰,所以他一直在忌口。叶修大晚上发这种东西,简直就是在虐人。


今天晚上,叶修还没发过微信,这个时候,他肯定又在应酬,不知道是投资商还是合作伙伴。


蓝河看着手机里那张杨岸柳发给他的照片。


是那天他们从喜来登聚餐出来之后,在车上接吻的照片。叶修从驾驶座上侧过身来吻他,所以他的脸给遮挡了大半,前挡风玻璃上又有些路灯的反光,只有叶修的侧脸比较清晰。但从衣着和轮廓明显可以看出,他吻的是个男人。


蓝河知道,如果现在打电话给叶修,事情可能就解决了,不用周一见。


但他觉得非常疲倦。


这样的事,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
但每次,他能找的、能依靠的人只有一个,叶修。


从五年前开始,他就把自己的一切绑在这个男人身上,到了现在还不能解脱。


终有一天,他们的关系再也无法隐藏,无法持续。到那个时候,谁受的影响最大,一目了然。


一个已经拿了国际大奖的金牌制作人、导演。


一个半红不黑的过气小透明乐手。


与其最终成为他的污点,还不如早早脱离这不正常的关系,就像杨岸柳说的,趁着自己还年轻——已经不年轻了,明天就二十八岁了。


蓝河正发着呆,手机突然颤抖起来,熟悉的铃声提醒着他,是叶修。


蓝河犹豫着,接起电话。


“小蓝啊。”对面的背景音十分喧闹,不知是什么场合,似乎还有主持人拿着话筒在鬼吼鬼叫,叶修的声音断断续续:“我得跟你说声抱歉,这边忙,明天我回不去了。生日……你跟梁易春他们好好过,礼物晚上会送过去,记得收,你肯定会喜欢!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小蓝?你在听吗?”叶修大声嚷嚷,震得耳朵嗡嗡响。


“好。”蓝河说。



评论

热度(548)